西甲皇家社会对阿拉维斯

我在美國做義工

2019-05-22 10:04:41 中國國際勞務信息網 點擊數:79


    人民日報海外版 我在美國做義工

  2008年,我隨父母到美國上小學,當時我只有6歲。那時,我只會背誦幾句唐詩,字也不認識幾個,對英文更是一竅不通。我在西雅圖上了很多年西北中文學校,中文水平得到不小的提升。業余時間,我還學了繪畫、彈鋼琴、拉小提琴、游泳和滑冰等等。

  今天,我想談談在美國做社區服務工作的體會。美國教育非常注重學生的全面發展。在校生不僅要顧好學業,同時還要參加各種不同的課外活動來鍛煉領導能力和社區服務能力。因此,美國的學生大多數從中學起就開始做義工。做義工不僅能回報社會,更有助于青少年的價值觀培養。

  我從高中開始經常做義工。實話實說,剛開始做義工,我是為了跟隨潮流,達到學校的要求和父母的期望。因此,做義工對我來說是一個任務。我并沒有真正地理解為什么去做,更沒有真心地想幫助那些比我不幸的無家可歸者。在美國生活不幸的人大多是少數族裔,也有白人。
  最近,在西雅圖的一個收容中心做義工的經歷改變了我對做義工的看法和態度。我做義工的地方叫“希望之地”,里面住了100多個歷經苦難和生活變故的母親以及她們的孩子。家暴、吸毒、親人亡故等原因導致這些人家庭支離破碎,無處安身。

  在一個秋日的上午,淋著小雨,我來到了這家收容中心——一個簡易的彩色的鐵皮房子。我要做的義工服務是為這里的人們做一頓午飯。在去廚房的路上,我遇見了一對兄妹。他們都不到5歲的樣子,用一雙明亮清澈的大眼睛望著我。我蹲下來和他們打招呼,他們卻向后退,很防備的樣子。哥哥把妹妹護在了身后,眼神里透著一絲驚恐。見狀,我也沒有多想,轉身去廚房忙碌了。

  那天廚房里只有我和兩個收容中心的工作人員,我們很快就把三明治和奶油面包做好了,開始給收容所的居民分發午餐。我一直期待見到剛才偶遇的那對兄妹。但直到午飯快發完了,那對兄妹才匆匆趕來。這時奶油面包只剩下一個了。哥哥把這個僅剩的面包讓給了妹妹。坐下來吃飯時,哥哥認真地看著妹妹吃下奶油面包,臉上洋溢著滿足幸福的笑容。他自己下意識地舔著嘴唇。

  我被那一幕深深地感動了。我回到廚房把我的那份奶油面包拿來,微笑著遞給了哥哥,并夸贊他懂事和有愛心。他凝望著我,一陣猶豫后,收下了面包,津津有味地吃了起來。我默默地望著他們,沉浸在他們此刻的溫馨和滿足之中。

  那天回家的路上,兄妹倆的臉龐、眼神和笑容不停地在我的腦海里回放,雖然在這次做義工之前,我已經做了一年的義工服務,可是那天的經歷讓我真正地認識到做義工的意義。我深切地體會到,義工服務盡管不是經天緯地的大事,但確實能給那些不幸的人們帶來一點點溫暖和關愛,讓這個世界變得更加美好。

(佚名)


標簽: 出國勞務 出國勞務信息

國外常識»海外生活  最新文章
國外常識»海外生活  熱門閱讀
西甲皇家社会对阿拉维斯 十一运夺金基本走势 e球彩中奖绝招 上海时时查结果 开奖直播现场二零一九 贵州11选5走势 36o彩票导航彩票走势图 北京时时走势图怎么看 彩票新用户送18彩金的 新时时分析 北京pk记录排期 乐彩客app苹果 天津时时提前开奖的